燕子的八音盒

刀与糖齐飞,甜与毒共一色
+
励志成为一个太太√

【看风卷云舒。】

————
也是作业,是孤独……感觉心虚啊,云真的真的塞太多了

这个月两个作业都有瑕疵orz

良心有点痛

19号我生日

打个赌吧,如果礼物数量为零我就把策划好久的扉泉现代傻白甜恋爱写了,目测万字

超过三个我就写一个一直想写的梗,是刀,强迫症可能写满六件套

自己送自己不算

所以你们是希望我礼物多还是礼物少呢?:)

————
加一个

如果一句生日快乐都没有得到(三次元里),我就把两个都写了

非常自信的开始撸扉泉的大纲

【季节为秋,雨过天晴。】

——————————

哭了

我昨天做完之后放在餐巾纸旁边,结果今天早上起床模模糊糊的,不小心把它摔下了桌

叶子的三个角,因为我涂了uv的缘故比较脆,直接碎了一个,现在你们只能在我之前拍的图上看到它了

鉴于它的脆弱程度,此手作不支持邮寄,本人坐标湖职院,想要同时也能来拿的私敲我谢谢

我去旁边哭会先




————
是浙江湖州,不是湖北谢谢

心情不好


我知道发这种东西是不可能有人来安慰我的,我只是发一下


别把自己看的太重要是活的快乐点的秘诀


加急!找人!订了【过去了的旧时光】的那位

之前跟我预定【过去了的旧时光】的是哪位?我一个不小心把聊天删掉了然后就死活找不到人了QAQ


麻烦看到了私敲我一下好吗?QAQQQQQQQ


名为守梦人

【我深爱之人在此永眠,愿群星伴他入梦。】

——————————
发刀使我快乐:)

安·被蝴蝶包围不知所措·迷·被星星包围不知所措·修

最后,我爱雷狮,但是杀狮使我快乐

求你们了,留个评吧

【已售出】

【只因病名为爱。】

————————

假装是童话pa

总之作业我交了

【已售】

【过去了的旧时光。】

————————

本来是和 @咕咕咕咕孤傲豹子 太太的画一起的朋克,然鹅一号的下场你们也看见了,不过这个也没好多少,和我想象中并不一样……【烟】

还不如别封滴胶里面就p4那样算了_(:зゝ∠)_

主要是金粉太多了而且倒了三次胶结果沸了……

哇的一声哭出来

【已预定】

军训教官走了

礼物没能送出去

因为不能收学生东西我已经尽量简单了,结果还是没找到机会

感谢,再见。

【六件套】关于军训时教官吵起来了这件小事(上)

(1)

“六连!”
“来一个!”

“来一个!”
“六连!”

“时间!”
“宝贵!”

“拒绝!”
“浪费!”

“一二三四五!”
“我们等的好辛苦!”

“所以,”千手·四连连长·柱间悄咪咪的挪到了保持着一脸冷漠的宇智波·六连连长·斑旁边,满头雾水:“我只不过去了趟厕所,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四连把六连围起来了?”

他们的前面不远处,四连的学生们拉长了队伍,把六连的整个场地全部围了起来,还有继续缩小包围圈的意思。

“呵,为什么不去问问你那阴险的弟弟?”斑双手环胸,气势十足的站在六连边上给自己的学生撑场子。黑色的无袖紧身衣配上迷彩裤子完美的勾勒出了他的腹肌和人鱼线,手掌上套着的漆黑露指手套中伸出的修长手指雪白的好像要发光,而他负责的六连刚好是艺术院,几天下来恐怕他全身上下基本上都被那些个如狼似虎的学生用目光舔了个遍。

想到这里,柱间的目光微闪,若无其事的问道:“扉间肯定不会说真话啊,到时候事情只会变得更麻烦。”

斑挑眉:“那我的话就一定是真的了?”

“因为斑不会对我说谎啊。”柱间笑嘻嘻的揽住斑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在两群针锋相对的学生中间显得无比突兀。

“你那别人说什么都相信的性格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改改啊……”斑看着发小故作无辜的表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抬手毫不留情的把某人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撸了下去,理了理思绪开始从头跟他解释:“事情是这样的……”

(2)

让我们把时间拉回半个小时前。

“报、报告!”

千手扉间正在头疼如何让自己带的学生在踏步时步伐一致的时候,突然从操场边缘的大门处跑过来了一个矮小的男生,一看见他就好像看见救星一样飞奔了过来,离的老远就开始喊报告。

还未等那个男生跑到面前,扉间就忍无可忍的叫停了他:“停!军训都开始多少天了?怎么还这么毛毛躁躁的?你哪个教官教的?”

“报告!是、是奈良教官的班……”男生一听见扉间的声音就下意识的在原地立正站好,等回答完了才想起来自己是来干嘛的:“我们教官叫我来找您,我们四连有两个班被六连围住了出不来了!”

扉间眉毛一跳,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问道“从头说,到底怎么回事?”

那个男生一见扉间严肃的表情就忍不住心底发颤,这几天被对方以各种理由罚站的痛苦涌上心头,结结巴巴的张口说明道:“刚、刚才我们班和隔壁旋涡教官的班练习正步,从操场外面的小路上走过的时候,被、被隔壁在练习军歌的六连给围住了,非要和我们比歌。结果我们两个班比不过他们一个连的人,所以现在所有人都被扣住了!”

“奈良教官叫我偷偷跑出来找你想办法!”男生说话的语速越来越快,到最后急的都好像快哭出来了。

“……”不用想了,肯定是泉奈干的,也就他会做这么幼稚的事情了。

“全连都有——”扉间深吸一口气,顿了几秒,突然拔高声音:“集合——!!!”

(3)

“我想你们应该不清楚为什么我突然要你们集合。”扉间站在司令台上,望着整整齐齐站着的学生们,表情是说不出的冷酷。

“就在刚才,我们军训四连,有两个班,被隔壁的六连给围住了!”

下方学生一阵哗然,不敢相信对面的六连居然有胆子挑战他们魔鬼副总教官的威严。

“你们说,这能忍吗?!”

“不能——!”身穿陆军服的学生们的回答整齐划一,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各班教官整队!让那些艺术系的家伙们见识见识我们商贸的厉害!”

“是!”

(4)

“所有学生,排成两列,给我把整个广场围起来!”

“是——!!”

宇智波泉奈黑着脸,看着广场和操场连通的大门里涌进的一大群穿陆军服的学生。

走在学生旁边的扉间抬头对着泉奈,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冒出一个冷笑。

【给我等着。】

泉奈也扯了扯嘴角,回了他一个不屑的嘲讽笑。

【有本事你来啊,别到时候输了觉得丢脸。】

学生们:神仙打架,惹不起惹不起。

奈良鹿丸:感觉事情反而变得更麻烦了==

(5)

“停停停停停停——”

两个连对吼了快五分钟,也没见哪个连败下阵来给对方唱歌。眼看着几个女生嗓子都快喊哑了,柱间急急忙忙站出来叫停。

“你们看啊,今天太阳这么大是吧,站这儿喊多累啊,都回去吧回去吧。”他艰难的顶着扉间和泉奈要杀人一样的视线硬生生的挤到了两个人的中间,好像读不懂气氛似的笑嘻嘻的打着圆场。

“不可能!”X2

“额……”柱间乍一听见两个人完全重叠的回答,想说的话突然卡在了嗓子里,顿了几秒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可是光让学生们对喊也不是个事啊是吧?要不换个比法?”

柱间的本意是让两个连在军训结束时候的阅兵仪式上一决胜负,既能激发学生和教官的斗志,又能让那些训练了一个上午疲惫不堪的学生们别继续把体力浪费在不必要的事情上了。

但是出乎他的意料的是,扉间和泉奈听了他的话后对视了一眼,貌似达成了什么共识,然后就动作非常一致的抬手解扣子,开始脱外套。

泉奈一把甩开身上蓝色的海军军服,露出了底下和斑如出一辙的黑色无袖紧身衣,黑色的手套堪堪遮住大半个雪白的手背,恰到好处的肌肉分布在纤细的身体上,微微紧绷,配上漆黑不见底的眸子让他看起来好像一只蓄势待发的猎豹一样优雅而又危险,充满了爆发力。

相比之下扉间就严肃的多,他先是脱下了身上的陆军军服交给了一直跟在他身后的那个男生,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体后才向着泉奈摆出了攻击的姿势。身上的白色无袖背心随着他的动作晃动,衣摆下露出的腰腹有着紧实的腹肌和流畅的人鱼线,血红色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前方的人,随时都可以进攻。

“……”千手柱间茫然的张了张嘴,吐出一串省略号。

等等,你们是怎么做到把我的话理解成这个意思的同时还达成共识的?

斑上前几步走到了柱间旁边,安抚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柱间啊,为什么你总是能在奇奇怪怪的方向上把事情搞砸呢?”

“我……”我也不知道啊QAQ



————————————

摸了摸我的良心,我选择更新了_(:зゝ∠)_

事情是真实发生的,我是四连,不过我们教官没打起来,只是全连吼军歌把六连吼懵了就回去了

但是这样子就不好玩了是吧?

【小剧场】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鸣人:诶诶诶,那边那个班的教官好像是佐助啊我说。

鹿丸:貌似是……你想干嘛?【警惕】

鸣人:当然是去打个招呼咯~sasukeeeeeee——!!

鹿丸:等等!你先别过去!六连副总教官和扉间副总教官——

鹿丸:算了,反正说了他也不会听的,以防万一跟过去看看吧。

【六连场地】

泉奈:嗯?那两个班好像不是我们连的啊……带队的那个好像是漩涡家的小鬼……等等!他又去缠着二胖了?!不行!不能让族里的小崽子都被千手家的叼走!!

泉奈:全连都有!集合!!把那两个四连的班给我围起来!!!

鹿丸:啊,好麻烦啊……直接扔给扉间先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