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的八音盒

刀与糖齐飞,甜与毒共一色
+
励志成为一个太太√

【那些我们所深爱的事物,终会停留在逝去的时光里,变成过去的记忆,再不会想起。】

——————————
最后一p才是关键
水晶是上次发过的那个,里面是消失到一半的头巾,这个照片上比较糊
是群作业的【过去】
家里的窗台边才是光线最好的地方,终于不用在寝室的绝望光线下死命找角度了

安迷修在那里留下了三样东西,你们觉得是什么?

想做个大一点的摆件,不过鉴于我天天翻车我看还是先存个图,万一搞砸了还能当成遗照
【失去信心躺在地上】

【你占据了我一半的生命。】

——————————

因为春天翻车了,所以春夏要过几天

蓝色树粉没买,自己用色精染的,还不错

【荒原。】

——————————

是想表达那种满是枯草的荒原感觉,嗯,就是草多了点

也可以认为是狮狮过冬的毛毛,你看动物天冷了不是都会换厚的毛嘛【bushi】

是染色的某种植物的须,具体是啥我也不知道

【安雷】只因每个相遇,都是久别重逢(2)

(1)

“别哭了,在下已经没事了。只不过是划伤了而已,过几天就好了啊!”安迷修不知所措的站在人来人往的医院门口,他面前的一对姐弟哭的稀里哗啦的,在不知情的人看来好像是他在欺负小孩子一样。

艾比和埃米眼泪汪汪的看着安迷修,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他才好。

事情是这样的。

(2)

昨天晚上,他们姐弟俩准备出门吃夜宵,却在半路路过商店的时候运气不好的正好碰上了抢劫。大半夜的街上一片黑漆漆,半天也没见几个人影。劫匪担心他们两个离开后报警,挥着手里的刀子要他们也进店里去,不然就砍店里的人。姐弟俩害怕别人因为他们逃跑的缘故受到伤害,只能乖乖进了店,跟着店里的其他客人一起蹲在角落瑟瑟发抖,看着店老板哆哆嗦嗦的给抢劫犯装钱。

结果还没过多久外面就传来了警车的声音,可能是有行人远远的看见了抢劫犯于是报警了吧。两人刚刚松了一口气以为这无妄之灾总算要过去了,瘦小的埃米却被逼急了的抢劫犯一把抓起来充当了人质。

当冰冷的刀子抵在脖子上的时候,埃米脑子里一片空白,双手掰在劫匪勒着他脖子的手臂上但却使不上劲。艾比蹲在原地脸色煞白,想尖叫又发不出声音。

警方有武器,劫匪有人质,情况一下子陷入了胶着状态。店里的其他客人一边庆幸着人质不是自己,一边着急着什么时候才能获救。在这个自身难保的时候,没有人有闲心担心一个恐慌到哭不出来的陌生女孩。

就在这时候,安迷修突然从角落里冲出来,在劫匪反应过来之前抄起一把椅子就快很准的对着劫匪砸了下去,趁着他松手捂脑袋的一瞬间,手臂一伸迅速捞回了摔下来的埃米。

劫匪也很快反应过来,冲着安迷修用手里的刀子乱挥,安迷修躲避不及,小臂上被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

劫匪眼见着自己占了上风,正要再给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补两刀的时候,外面等待多时的警察一拥而上,打飞了劫匪手里的凶器制服了他。

后来劫匪被警察带走,店主被叫去录口供,负伤的安迷修和明显被吓坏的埃米艾比被送去了医院。

受到了巨大惊吓的姐弟俩精神上疲惫不已,检查过没问题之后早早的就在空床上睡着了,结果醒来的时候被告知安迷修刚刚离开,急急忙忙终于在医院门口拦下了他,于是才有了开头的一幕。

(3)

“那个……在下还有课啊……感谢就免了吧,我也没做什么。或者要不我们改天再见?”安迷修被姐弟俩的眼泪淹的无可奈何,再加上周围远远围观的人貌似越来越多了,只好绞尽脑汁的找借口想先摆脱他们再说,至少别继续堵在医院门口了啊!

“你们家离这里远吗?我送你们回去吧?”

“这个倒是不用啦……”艾比一边答话一边悄悄低头,装作不经意的伸手捋了捋乱七八糟的红发,有点后悔追出来的时候为什么不拿把梳子,淑女形象都没有了啦!

“昨天晚上我们本来是准备出门吃夜宵的,家就在不远处。您有事就先走吧,我们可以乘公交车回去的。”埃米接过艾比的话,对着安迷修一脸认真的说道。

恩人的电话的话可以向警方询问的,表达感谢也可以之后再说,重要的是不能继续添麻烦了。

“那好吧,我先走了?”两人没有继续纠缠让安迷修松了一口气,但是还是有点担心:“你们家里有人照顾吗?昨天晚上医院里你们家人好像没有来吧?“一般家里小孩出事了家里人不是应该急急忙忙的吗?

“唔……家里父母都出差去了,反正我们也没受伤就没告诉他们。”埃米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说出真实原因,“不过我的一个朋友很担心我,今天会过来,没事的。”

“那就好。”安迷修彻底放下了心,和姐弟俩道别之后就叫了出租车回学校了。

心好累,今天已经没别的事了,下午睡觉吧。

(4)

“有事?”昏暗的小巷里,雷狮一手插在牛仔裤的口袋里,一手拎着一袋子灌装啤酒,紧盯着慢慢围过来的一群人故作轻松的道。

“我想你心里有数,雷狮。”领头的小混混样的人说道,冲着雷狮扬了扬头示意其他人上前。

“那可真是抱歉了。”雷狮松手让塑料袋掉在了地上,里面的啤酒发出清脆的碰撞声滚了满地,其中几瓶撞到了雷狮的运动鞋,被他不耐烦的一脚踢开。

“我从来没记过手下败将长什么样,更别说其他小喽啰了。”

(5)

“发生什么事了?”安迷修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早上,结果大清早的寝室楼道里就有人在喊些什么,让他不得不顶着鸡窝头起床看看发生了什么。

“安迷修!”他的室友沿着楼梯飞奔上来,做贼一样的左看右看,确定没人注意到他们才一把把安迷修推回了寝室里又鬼鬼祟祟的关上了门。

“到底怎么了?”安迷修被室友的样子搞的一头雾水,本来刚刚起床还不清晰的思维更加迷迷糊糊了。

“雷狮死了。”

(6)

“是意外死亡。”

凯莉皱着眉不停的轻咬着嘴里的棒棒糖,把糖的表面咬的坑坑洼洼,就像个处于破碎边缘的玻璃球。

她并不想把雷狮的消息登在校园报上,于情于理。但是她只是个副部长,她的反对意见并不能影响什么,于是现在被人找上门了。

“安迷修,细节我也不是很清楚。“凯莉抬头,目光直视安迷修翠绿的眼睛,他一大早就来找她,看起来很冷静,仿佛只是想知道看不顺眼多年的对头的死因。

但是又不一样。

“大概是昨天晚上十点左右,雷狮出门买啤酒,半路上遇到了看他不顺眼很久的一群混混。”凯莉顿了顿,撇了一眼安迷修的表情,继续说道:“理所当然的,他们打了起来。结果打斗中雷狮被人一棍子抡在了后颈上,当场死亡。就这样。”

“十点……”安迷修低下头,凯莉看不见他的表情,仅仅能从他绷紧的嘴角读到一点点情绪。

“安迷修,你看起来很不对劲。”凯莉一把拦住转身就走的安迷修,企图从他的脸上看出点什么。

“我很好,凯莉小姐。”安迷修抬起头,脸上是一如既往的温和笑容,“帮我跟老师请个假,今天我不来上课了。”

——————————————

反正也没人看的样子我就在这里解释一下吧,剧透什么的无所谓了

1.这个安迷修是四周目了

2.本来应该被劫持的是卡米尔,他和埃米是朋友,那天卡米尔去埃米家了没有和雷狮一起,所以雷狮死了

3.其实前三次雷狮都没死,只是安迷修以为他死了,这次是真的意外死亡,也是最短的一周目

4.并不只是轮回这么简单

5.直接从四周目开始是因为我懒,五周目安迷修要发现一些事情了

6.警察是安迷修叫的

已经不奢望留言了

2018

2018年的最后一天啦

但我知道你们并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那我就自己说说吧


emmmm……首先呢,扔下三四年的画画我想重新捡起来了,反正我专科蛮闲的


其次呢,虽然我滴胶做的很欢快啦,但其实比起一开始,各种各样的创意还有迫不及待想实现的点子已经很少了,可能会尝试其他手工也有可能不会233333


第三呢,我这个人蛮长情的,但是热情降下来也懒,尤其没有热度没有评论真的让我不想更新,没错就是这么现实,所以请不要再用什么“产粮是靠爱不是靠热度”或者“你只是想要热度而已”之类的大道理来恶心我了谢谢,谁都想被关注的


第四,你们光评论“啊啊啊啊啊”或者“好看好看啊”这样子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复_(:зゝ∠)_


第五,我爱宇智波,吸宇智波使我快乐,宇智波是我永恒的爱哪怕至今已经五年了我依然爱他们!!!


第六表白我的小伙伴梧桐 佩佩和甜鱼,以及在无数太太退坑的现在依旧对我们不离不弃的主催世佐大魔王


第七,我爱二次元


【再不可相恋。】



————————————
说好的瑞

已经是重做的了但是绿色还是很浓

因为某豹声称自己什么豹都能变
于是产生的海豹人pa
梗来自魔法使的新娘
两年没正儿八经画过画了很方
咕总心灵的窗户还是被我砸了
想想看软绵绵的厚皮毛冬天裹着刚刚好
不要问为什么是小裙子,我只会画小裙子
@咕咕咕咕孤傲豹子

等等,我只是发上来给咕总看看,你们不要点小红心小蓝手啊我根本不会画画!

【你可有见过自己现在的模样。】

——————————
是群作业的【傀儡】,又是拧铁丝到崩溃的一天

我恨泡泡

照相无能星人+选择困难症

百分之八十的美貌来自滤镜,真的,其实本体颜色挺淡的不知道怎么的图就被我弄成这样

倒数第二我们寝室的绝望光线,最后一张封胶前

夸我,快

————————
【已售】

【安雷】只因每个相遇,都是久别重逢(1)

(1)

“安迷修?喂安迷修你听见我说话了吗?!”

耳边突然近距离炸开的声音一下子就唤回了神游天外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安迷修,他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是雷狮的声音。

啊,对了,他们刚刚考完期中考试来着的。

现在是几点?

“考都考完了,这时候你想破了天都没用了,还不如想想中午吃什么。”雷狮看着终于回过神来的安迷修,不屑的撇撇嘴,“反正你也考不过我。”

“那可不一定。”安迷修下意识的反驳道:“小心翻船啊恶党。”

“呵。”听到安迷修的话,雷狮大声的嗤笑一声,其中的复杂情感足够文科生写一篇小作文,配上快步走的肢体语言充分的表达了自己的嘲讽。

被落在后头的安迷修站在考场门口,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好吧,同班两年多了,他还真没有哪次考试超过雷狮……来着?

不过他下午还有事,就不跟这个无法无天的恶党多说了。

一边想着,安迷修一边放慢了脚步。等到他再抬头的时候,雷狮已经走出一段路和等在考场外的海盗团成员汇合,接过卡米尔抱着的那个篮球就急匆匆的向着篮球场的方向一路跑走了,估计又是和别校的人约了篮球赛吧。

安迷修站在原地远远的看着雷狮的背影,半晌扯开嘴角露出一个不太好看的笑容,选了一个方向也离开了考场。

(2)

“非常感谢,真的非常感谢你!”

雷狮再一次见到安迷修的时候是在商业街的路旁。

当时他和卡米尔他们刚刚打完篮球,浑身是汗的准备找个店吃点东西。在他攥着根牛筋和自己被汗液粘成一缕一缕的头发作斗争的时候偶然一撇,就看到那个傻骑士一脸尴尬的站在路边被一个抱着小孩的女性一个劲的道谢。

那小孩子窝在母亲怀里哭个不停,震天响的哭声引来了一大群的路人围观,安迷修欲哭无泪的表情能让海盗心情好的多吃一碗饭。

说起来,他明天的早饭还没着落来着?

(3)

“这是我应该做的,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安迷修一步步后退,不断躲避着那位孩子的母亲要给他塞钱的手。

他只是在那个小孩跑过马路的时候拉了一把而已,真的不需要如此热情的感谢啊!

“哟,这不是安迷修嘛?杵在这里干嘛呢?”

平时避之不及的声音这时候听起来宛如天籁,安迷修眼睛一亮,毫不嫌弃的一把扯住雷狮还带着汗湿的手,趁着红灯转身就往对面跑,嘴里还不忘朝那位母亲解释道:“抱歉我朋友来找我了我们还有急事先走了举手之劳钱就不用了以后注意着点孩子再见!”

刚过马路想看安迷修笑话就被扯着跑了回去的雷狮:???

“呼……”安迷修带着雷狮这么大个人,硬生生跑出了几百米,眼看着对方没有追过来的意思才仿佛死里逃生似的大出了一口气,转头冲着一头雾水被他拉着跑了半天的家伙道谢:“谢啦,雷狮。”

“哈?”雷狮比了一个夸张的震惊脸,故作惊讶瞪大了眼睛问安迷修:“你拉着我跑了老远就为了说这个?真以为我是去救你的啊?我看起来像是会这么好心的人吗?”

安迷修一脸茫然:……?

似乎是不满安迷修平淡的反应,雷狮一秒收起脸上的表情,怜悯的拍了拍某傻骑士的肩膀,然后趁对方不注意手掌顺着白衬衫的袖子一路下滑迅速摸走了裤子口袋里插着的饭卡。

“一顿早饭,明天还给你。”

“等等!”为什么你摸的这么顺手啊?!

还没等安迷修说出拒绝的话,海盗已经带着他的战利品和同伴们汇合觅食去了,临走前还不忘回头向他晃了晃手里的卡,笑的露出了小虎牙。

被敲了一顿啊……

算了算了,好歹他也帮了自己一把,一顿早饭而已。

希望雷狮不要吃的太多。

接下来是……

(4)

食堂的包子还是一如既往的难吃啊。

雷狮一如既往的黑色紧身衣搭配短袖外套,嘴里叼着一个包子,手里还拿着一个,慢悠悠的向着安迷修所在的班级走去,吊儿郎当的完全不管自己身为凹凸大学四大校草之一的形象,准备还昨天敲诈来的饭卡。

“安迷修的话,今天请假了哦。”

凯莉脸上带着微妙的笑容,倚着门框一副大佬做派,就连嘴里的棒棒糖也硬生生的叼出了上等雪茄的风范,镜片后的一双眼睛写满了两个字——八卦。

“呐,雷狮啊,我说你最近——是不是和安迷修关系好了不少啊?”

“你瞎啊?哪只眼睛看见我和他关系好了?要不去挂个眼科怎么样?”雷狮嗤笑一声,开玩笑,他和那个傻逼骑士永远都不会有相处融洽的时候。

要说是为什么给人他们关系变好的错觉的话……大概是因为最近他们见面的机会变少,安迷修一副匆匆忙忙的样子连吵架的时间都没有吧。

“喂,凯莉。”雷狮扯了扯紧身衣的领子,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这个高领勒得他十分难受,总想伸手去扯它,“你知道安迷修最近在捣鼓什么吗?一天到晚见不到人。”

“我跟他又不熟,我怎么知道?哪像你啊,大清早还来送早饭。”凯莉显然没相信雷狮的话,眼神不住的在他手上的包子上打转,棒棒糖被她用舌头拨到左边又拨回右边,在雷狮反驳前又说道:“不过安迷修今天不来上课哦~”

“翘课?就他?”安迷修那家伙来早自习都不愿意错过,还会翘课?今天是世界末日吗?“还有,这个包子是我自己吃的,我只是来还那家伙的饭卡。”

“哦吼,连饭卡都在你这里啊~”凯莉明显想歪了,瞟来瞟去的眼神从包子转移到了他扯着领子的手,准确来说是他因为扯开领子而露出的脖子上,就差发出诡异的笑声了。

靠,不和这些莫名奇妙的女生计较!

她哥鬼狐可是新闻部部长,万一惹了她被添油加醋的乱写一通他雷狮的脸还要不要了。

“算了。”雷狮烦躁的揉乱了自己本来就够乱的头发,恨恨的咬了咬牙却拿这个魔女一点办法都没有,还是放弃了这个话题,道:“那你把饭卡放他桌上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不~要~”凯莉发现没有料可挖了,不满的咔嚓一声咬碎了剩下的糖果,在扎拉扎拉的咀嚼声中含含糊糊的说道:“要还你自己去还,放桌上万一不见了我可不想负责任。还有,我们要开始上课了麻烦你快点回自己教室去。”

“……那至少告诉我安迷修什么时候回来。”果然,这女人只不过是想看安迷修和他的好戏而已,为此甚至不惜给他添堵。最可气的是他拿这个家伙毫无办法,只能按对方的步调走!

“他现在应该在xxx医院吧。”凯莉隔着门缝,终于透露了一点有用的东西,“貌似被卷进抢劫事件里了,具体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

她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不过伤的不重。”

“那就等他回来了告诉他到我这里拿饭卡。”雷狮不耐烦的一摆手,就安迷修满嘴骑士道和那个老好人的性子,说他跟歹徒搏斗了他都不会惊讶。既然人短时间内不会回来那他也没有一趟趟往这里跑白白让魔女看热闹的爱好,跑一次就仁义至尽了,还是让那个傻骑士自己领回自己的饭卡吧。

“你不去看看他吗?”一直到他走到走廊尽头,凯莉还在孜孜不倦的试图说服他去看安迷修,喊的整个走廊里都是回声。

雷狮连回个头都懒得。

“谁爱去谁去。”他想,“反正我不去。”

——————————

虽然立了个【再写凹凸我就是傻】的flag,但我这只傻鸟还是开新坑了

结尾安雷在一起了请放心,嗯

个人认为题目蛮合适的

坑品不佳,入坑需谨慎

伏笔众多

跪求留言